餃子舜_Grany

这里是个关于喜欢冷门CP自己撸的……悲惨故事OTZ。【全职】【盗墓】推推推!!!更文不定时,很懒,经常白日梦QAQ

我死皮赖脸地回来更文了。

QwQ So 棒

游 由 邮【就不混更了

【快考试】

快考试了……我就要去做卷子静一静了OTZ

一到期末老师就紧张【啊啊啊啊!好可怕啊!(((o(*゚▽゚*)o)))】

一紧张就印卷子【发发发发!(╯°□°)╯︵ ┻━┻】

印了卷子就要做了【凸^-^凸】

所以要死啦啊啊啊!


“ 老叶!你敢不敢不在自习的时候写攻略啊!你看看你桌面的卷子有你那么高了!能不能往后传传啊!” 黄少天要崩溃了。

一头现褐色的头发在阳光下似乎要,炸了。

“ 呵,聪明的人已经了然于心,蠢的人还在苦苦挣扎。” 叶修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

“ 靠靠靠!你好野!(粤语是你有种的意思)你有本事你就接着考第一!” 黄少天一拍桌子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下一把抽走了叶修桌子上的一沓卷子和一张被他写得花花绿绿的攻略纸。

叶修瞥了一眼黄少天,“ 诶!你讲不讲道理的,你拿走了我做什么啊。”

“ 复习!”

5分钟后……

“老叶!你瞎扯呢!这里可以把Boss卡过去?我不信!不对不对不对!今晚来试一把,PKPKPK啊!”

叶修扶着个额头很苦恼,毕竟一个兴致勃勃大话痨不顾自习纪律,铤而走险坐在自己旁边也能料到,是没那么容易静下来的。

呵,黄少天,你自己说好的复习呢。


我实在也是憋的难受啊啊啊OTZ
毕竟我就是这么复习的【没出息】
占个Tag混更吧【呵呵】

叶黄【归根】

十二月都结束了


别的地方叶子都落完了雪也下了


我们这还绿油油的呢


让我好生难过所以一下子就忘了更文【呵呵】


今天生日所以说什么都要QwQ


“ 叶前辈这话怎么说?”江波涛抿一口茶,眼睛温温雅雅地眯成一条线。


“ 好说好说。”


周泽楷有些不明所以,他转头看了一眼他的当家,而江波涛则低头啜一口茶,难得的对他家少主的目光置若罔闻。


一时间茶馆二楼又莫名的安静下来,几个明局势的在似笑非笑的喝茶,几个不明局势的在不动声色的喝茶。就从表面上来看,外人倒是很难看出其间的风起云涌。


而实际上,这场看似水很深的茶会最后也就很波澜不惊的结束了。


“ 老叶,你们刚刚是在打什么哑谜啊?”走在街上,黄少天很是不乐意。

叶修抬头看天,九万里长空间不见浮云。忽然,一点惊鸿掠过,叶修眯了眯眼睛,天上又什么也没有了。


他挑了挑眉,架起千机伞往自己身上压了压。

“ 出门打伞,要变天了。”话里带着三分调侃七分严肃。

黄少天的眼睛亮了亮,像好久没有捕食的豹子久违的遇到了令他欣喜的猎物一样。淡黄色的头发在太阳下熠熠生辉。


“ 走啊,傻站着瞎乐呵什么?”叶修的声音从五步外的地方传来,这回话里就只有调侃的味道了。

“ 走走走走啊!老叶你敢不敢把话在说清楚些,我请你吃酒啊!诶!老叶你越走越快做什么!”

………


另一边

江波涛遣散了一路尾随而来的轮回的人,和周泽楷一起走进了另一家茶馆。

他们找了一个靠窗边的桌子坐下,窗外街上人来人往,买卖的叫唤声此起彼伏。这座城,正是因为这些场景来来回回的上演,而一直活着,生生不息


江波涛用手揉了揉眉心,长长地舒了口气后,笑着打断了店里伙计要斟茶水的举动。接过茶壶,给周泽楷倒了一碗茶。

茶香杳杳,水汽把轮回少主本来就有些迷惑的眼神氲得更不清晰了。


“ 少主,上次嘉世的事情,你该下决定了。”江波涛没有想过要跟周泽楷弯弯绕绕的讲先前发生的事情,因为实在不需要。相比之下,还有更重要的筹码要拿。

轮回的堂主一直是个知道取舍的人。

周泽楷一怔,接过茶碗的手顿了顿。


江波涛难得的没有把茶碗递到他少主手里,而是直视着周泽楷。

褪去了他一贯的温和,江波涛在用行动告诉他的少主,时间到了。



“ 阿策,我们要回一趟虚空的旧院。”

“ 好。”

李轩有些惊异,侧头看面无表情的吴羽策。

“ 你不问问?”

“ 你迟早会说的,和茶馆的事一起,不急。”依旧是淡淡的回答。

李轩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成了仰天大笑。

“ 哈哈哈!”


吴羽策不明白李轩怎么突然就笑了起来,但那个不加掩饰的笑让他自己眼角有了笑意也没有察觉到。

对他们来说,早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要非说不可的了。


这片江湖,各有各的日子,依旧平平淡淡的过着。而想搅起一潭沸水的人,也在不留余力的推波助澜。


叶修和黄少天回到客栈后,立即盘膝而坐。先前李轩的鬼神盛宴给他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和寒气若堆积起来,对心神有极大危害。


不等他们完全驱逐寒气,一个有条不紊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两个。


黄少天猛地站立,提起冰雨走到门边。细细盯着门缝。

紧接着,叶修看见黄少天的脸像放烟花一样,从木然到疑惑到怀疑到吃惊最后是欣喜若狂。


黄少天一手抓住门闩狠狠地一拉,一手往门外快速一捞,一个略矮小的身影踉踉跄跄的今日房间— —

“ 小卢!!!”



TBC

懒死我算了

我以为今天更不了了呢

然后我又改改改改改了

里面涉及了双鬼!!避雷

元旦快乐!2015好好好!【混个更OTZ】我觉你们都看不出是谁【所以占Tag】【祝自己生日快乐!】

【双花】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给闪爷生日贺文噢噢噢噢!☆*:.。. o(≧▽≦)o .。.:*☆

17岁的闪爷要一如既往的帅气!

然后一起去百花糖水铺吃吃吃啊啊啊!

对了!我男票包砸说你是射手座的!



张佳乐刚走到俱乐部门口就被孙哲平叫住了。
“ 干嘛去?”
年轻的副队长停在门口,用一个自以为狂帅酷拽地方式猛地一转身,小辫子一甩,一挑眉,墨镜滑落到鼻尖。
“去浪,别跟。”

五分钟后——
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街上。
张佳乐不时用手揉脑袋,龇牙咧嘴。
孙哲平不时抬手看手机,一脸淡定。

事实证明,武力镇压是很管用的。
尤其是在夏休期间,一巴掌下去。
秒秒钟消停。

“ 大孙你搞业务吗?”对出来后一直摆弄手机的孙哲平略有不爽,张佳乐停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抢过大孙的手机。
“ ……”
“ 您已成功预约XX餐厅的XX号桌,请在约定时间内抵达。”
是张佳乐在俱乐部里老是眉飞色舞地嗷嗷叫说要去的那家餐厅。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现在的表情特别逗。
像发现新大陆的飞鼠,眼睛瞪得老大,浑身发光。
他伸手搂过张佳乐的肩,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 夏休啊,就随意订了。”

一般人为了晚餐搓顿大的,下午随意逛的时候就不会随意买吃的,买也就为了过过嘴瘾。
恩,一般人。

孙哲平一脸黑线的盯着前面辫子甩得飞起的背影。
那个背影转身了。
嘴里叼着一串烤鱿鱼,左手拎了两瓶汽水,右手抱了一桶爆米花。
“ 大孙!来一串吗?”张佳乐满嘴鱿鱼,含糊不清地问。

“ 你今晚还能吃吗?”
“ 这难道不是下午茶吗?”
“ 别吃太多了,会撑的。”
“ 大孙,没人告诉过你下午茶吃不尽兴遗憾终生吗?” 张佳乐一脸严肃。
孙哲平严肃考虑要不要撤了预定。

就在孙哲平准备要教育教育他的副队长的时候……
“ 哗。”突发状况,爆米花撒了一地。
“ 大孙你怎么搞的,浪费粮食啊。”张佳乐皱着眉正要弯腰把桶捡起来扔附近垃圾桶。
“ 恩?你手怎么了?”

孙哲平本来拿爆米花的手近在咫尺,不受控的细微颤动……

“ 张佳乐,起床了。” 张新杰在张佳乐的宿舍门口敲了三下门,然后去叫其他人起床了。
霸图的张新杰一如既往的准时。
霸图的张佳乐一如既往的在这个时候起床了。

只是今天没有了往日的不情不愿。
好像,做了个好梦。

Fin
这就是个贺文
所以槽点太多了OTZ
不打死就好

正经严肃的】

如圈后经常买买买卖卖卖啊……然后有个天使经常被我烦了【哦,我就只会烦烦烦OTZ】

阿绫!真的!麻烦你了啊啊啊啊啊【经常这么说】真的QAQ

经常帮我,又不嫌麻烦,还老给我种草【嫌弃我小QwQ】各种的!是个到最后也没把我拉黑大好人!【我超烦人的OTZ】

等你过了高三我带你打游戏啊!等你过了高三来妖都下美食副本啊!等你过了高三全国全职O走起啊!

等你过了高三!我们要好好的交!流!感!情!啊!

总之,高三今年!好好!活下去!QwQ一年后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

我爱你么么哒!

混个开心

入圈以来一直最感谢的是我的武术指导、烦烦,大天使、papa!!但是现在错过感恩节了有点伐开心OTZ

怎么说,相处模式就是我有事没事和急到火烧屁股的时候“papa!papa!”,地追着叫……然后他还一直不嫌弃的回复我【没拉黑】真的好感动QAQ

他还会一直帮我,这个那个琐碎的事也好,大事也好【我要上天台的事也好】,总之会帮我啊开导我啊【心灵导师啊】总之,好感动QAQ

总之,是个好人。QwQ

真的希望以后有机会出本子的时候,明年的这个时候,后年的这个时候,好多好多个傻逼的时候,papa会一如既往的不嫌弃我!!

【叶黄】归根

哈哈哈哈哈。

一个月没更这个 feel倍儿爽!

更文的原因有10086种!不更的原因一个就够了!

没梗!任性!【够了,滚】

做生日贺文咯【小周生日快乐】

叶修变了变脸色,虚空中阴恻恻的鬼气从裂缝里溢出来,原本温暖的二层霎时丢了温度。

气氛很不好。
非常不好。
黄少天侧身,把手虚掩在剑柄上,浅褐色的瞳孔里映出裂缝里的鬼气。

对了,黄少天是除了双鬼外少有的能看到鬼神盛宴的人,一般人只能感受到寒意,而他可以看见裂缝里的东西。

据说,只有碰过鬼的人才能看见鬼神盛宴。
而且说来也是件好玩的事情:少有的能看见鬼神盛宴的人,这里的四个,都在其中。
都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不等到黄少天做出什么动作,二层的寒气就骤然褪去了。李轩原本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意顷刻间也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与……惊愕?

“ 哟,小周,好巧。”
周泽楷从楼梯走上来,淡漠地向四周看了看,最后把视线停留在叶修身上,点了点头。
“ 前辈。”

周泽楷的眼眸上似乎有一层雾,别人总看不清他的眼睛,但就是能感受到迷迷蒙蒙间,他在看着你。民间传说是眼疾,但从不见轮回的少主在比武上把枪戳偏过哪里。

“ 小周来这里是经过?”叶修漫不经心地收回手,从李轩背后走到离周泽楷五步远的地方,用手摩娑着下巴。

五步,如果李轩有动作可以在拦住周泽楷的同时阻碍一下李轩,给黄少天争取一下时间。毕竟现在江湖上那么乱,而轮回还没有站队,一时间也搞不清他的立场。
不过想坐观叶修和嘉世的龙虎之争然后坐享其成的人也不少,这就更是乱上加乱了。

周泽楷看着叶修,似乎思考了一会,然后有一抹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鼻翼向两颊扩散。
“ 茶……”
“ 少主是来喝茶的。没想到在小小的茶楼能遇到叶神和虚空双鬼,真是缘分。”一把爽朗的男声从周泽楷身后传出来,恰好打断了周泽楷的答话。

江波涛一身白衣,眯眼笑着走到周泽楷身侧,“ 叶神,双鬼,久仰大名,轮回江波涛见过二位。”
呵,不止轮回的少主,连台面上的当家也出现在这里,料想也不会是什么经过。
“ 哦,小江也来啦,来来来喝茶。”叶修走到一张还算完好的桌子前,起脚勾过一张椅子,伸手一挥清理掉桌面的木屑,“ 坐。”

江波涛点了点头,“ 那就不客气了。”说着在周泽楷落座后也跟着入座。

叶修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样子看这轮回的二人。而江波涛就跟完全没有感受到叶修不明的笑意一样,继续微笑着和叶修随意闲聊。

叶修也就那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他,期间双鬼的两人也入座了。情势有点诡异?

双鬼那边,两人的戒备提到前所未有的高,显然周泽楷二人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意料之外的惊喜。而叶修和江波涛看上去就意外的和谐。

黄少天蹙眉,站在离桌子挺远的地方,没有要靠近的意思。刚才江波涛接周泽楷话的时候,周泽楷的脸色不对,话也借得唐突,这些叶修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

“ 李轩,你不考虑让黄少天说说话吗,他要憋的不行了。”
叶修你个臭不要脸的爱干嘛干嘛!

李轩笑了笑从袖口摸出一个瓷瓶抛向黄少天,就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黄少反手接过,仰头就直接把解药吞了。喉咙里有一股凉意从舌尖滑过喉管一直落到丹田。
“ 咳……李轩你……”黄少天连着咳嗽了一会,张口也不管嗓音怪不怪就和李轩算账去了。

叶不修有他的打算。在狠狠地嫌弃了一顿那些我行我素的人之后,黄少天脑子里开始疯转,而嘴上还是不放过李轩。

吴羽策有些疑惑地侧脸看了看那边看上去有些忙乱的李轩。李轩正头疼地招架恢复声音的黄少天,也没有任何要和吴羽策交流的意思。

就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叶修一直没落座,他双手胸前交叉托着,看这正打嘴炮的黄少天和一直微笑着说话的江波涛,心里马上明了了些东西

周泽楷,吴羽策不在这个局里面,他们不知情。
想到这里,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

“ 你们很会玩嘛。”

TBC

喜欢更完后无数次改文的人就是我……呵呵

爱我,你怕了吗!